法院重新发现被执行人财产恢复执行案件仅有近7万件-电动车新闻
点击关闭

法院清偿-法院重新发现被执行人财产恢复执行案件仅有近7万件-电动车新闻

  • 时间:

威尼斯紧急状态

由於「執行不能」案件沒有一個解決出口,經過多年累積,僅江蘇法院處於終結本次執行狀態的案件數量已達144余萬件。今年以來,通過動態管理,法院重新發現被執行人財產恢復執行案件僅有近7萬件。超過百萬件「執行不能」案件,成為法院沉重的歷史包袱。

截至10月10日,我省處於被限制消費狀態的被執行人共77余萬人,其中絕大多數都是無力完全清償債務。朱嶸說,個人破產制度實施的對象,是那些「誠實而不幸」的人。比如一個創業者因為不可抗拒的金融風險欠下巨債,如果讓其一輩子背負無法償還的沉重債務,可能就會「破罐子破摔」,而一個設計良好的自然人破產制度的引入,則給了他們一次重生機會,鼓勵他們在失敗后「東山再起」。

「最高院公開提出推動建立個人破產制,也是近幾年在攻堅執行難的過程中,法院越來越強烈地感覺到,大量『執行不能』案件湧向法院的根源,在於個人破產制度的缺位。」嚴仁群說。

司法實踐中,像蔡某這樣「個人破產」的事實大量存在。根據最高人民法院工作報告,全國「執行不能」案件占執行案件總量的40%左右。尤其是一些交通事故、人身損害賠償、刑事附帶民事訴訟等案件,被執行人財力有限,甚至「家徒四壁」,確無清償能力。

「個人破產必須以債務人的誠信為前提,如果債務人存在欺詐、隱匿財產、虛假陳述等情況,則不應該免除其債務。但被執行人有沒有償還能力,過去法院是沒有底的,而現在,藉助網絡查控系統和現場搜查等措施,我們可以對債務人的資產情況進行全面摸底。」朱嶸說。

學界較為一致的觀點是,個人破產制度的建立,需具備較為完善的社會治理基礎,其前提是個人信用體系比較完善,配套管理措施十分嚴密,以確保債務人藉此惡意逃廢債務的可能性極小。而且,個人破產的後果又很嚴重,使得一般人不到萬不得已不敢輕言破產。

有人會藉機惡意逃債?沒必要太過擔心個人破產制之所以尚未建立,最大的擔心還在於,有些人會利用這一制度來惡意逃避債務。

在歐美一些國家,個人破產後會在相當長的一段時間內處在考察期,考察期內生活受到諸多限制,比如不能辦理信用卡,不能進行高消費等,期滿后破產人才能徹底免除債務。

人不死債不亡?這種觀念該改變了在南京大學法學院教授嚴仁群看來,建立個人破產制,是解決「執行不能」案件的有效手段。個人破產是指作為債務人的個人在其全部資產不能清償到期債務時,由法院依法宣告其破產並對其財產進行清算和分配,對其債務進行豁免以及確定當事人在破產過程中權利義務關係的法律制度。

「如果能夠通過制度設計,把可能存在的負面因素消除或者降到最低程度,就沒有必要太過擔心。」嚴仁群認為,隨着個人徵信系統的不斷完善,金融等系統的互通互聯,躲債、逃債將越來越難。一旦事後發現有惡意逃債情況,還可通過賦予法院制裁權以及建立事後追償機制來進行補救,「對於惡意逃債的懲處,應該是重罰重懲,才能具有威懾力。」

欠214萬元只需還3.2萬元,溫州近日審結全國首例「個人破產」案,個人破產制度也因此引發各界關注。最高人民法院去年提出研究推動建立個人破產制度,暢通「執行不能」案件依法退出路徑。那麼,為何要推行個人破產制?推行有哪些障礙?如何防止有人借破產惡意逃債?記者就此進行多方採訪。

無個人破產制度但「個人破產」事實大量存在溫州「個人破產」案債務人蔡某並不是「老賴」,而是溫州某破產企業的股東,對企業214萬余元債務承擔連帶清償責任。但經調查,蔡某僅持有公司1%股權,而且其家庭並不寬裕,每月總收入不到1萬元,蔡某還患有高血壓和腎臟疾病,孩子上大學,長期入不敷出,沒有能力清償巨額債務。法院啟動個人債務集中清理程序,徵得債權人同意后,蔡某承諾按1.5%的清償比例即3.2萬元在18個月內完成清償,且該方案履行完畢之日起6年內,若家庭年收入超過12萬元,超過部分的50%將用於清償全體債權人未受清償的債務。該案得以順利辦結。

目前,我省法院「點對點」查控系統覆蓋銀行、不動產登記、工商、證券交易、保險理財等17個領域。隨着信息技術手段的進步,查控的廣度和深度還在不斷擴大。

鎮江市丹徒區居民老王就是這樣的負債者。此前因開車撞傷騎摩托車的陳某炳,致其一級傷殘,老王被判承擔60多萬元高額賠償。進入執行階段后,法院卻發現,肇事車輛沒上保險且已報廢,而生活在農村的老王身患白血病,基本無收入來源,根本沒有償還能力。

記者注意到,部分法學界專家、全國人大代表近年多次呼籲建立個人破產制度。此次首例「個人破產」案公布后,更有不少專家進一步呼籲對個人破產制度進行立法,但質疑聲也隨之而來。

個人破產首先面對質疑的就是,破了產欠的債就不用還了?「人不死債不亡,這種終身債務制的傳統觀念在現代社會應該改變了。」南京大學法學院教授邱鷺風介紹,在市場經濟條件下,無論是債務人還是債權人,都應承擔相應的經濟和社會風險,過去我們過於保護債權人利益,而實際上,處理兩者關係更應從社會綜合利益來權衡考量。「在確實『無產可執』的情況下,與其讓案件陷入僵局,不如通過個人破產給債務人重新來過的機會。」

省高院執行局綜合處處長朱嶸說,窮盡各種手段仍無法找到可供執行的財產時,法院會暫時終結本次執行程序,然後每隔3個月或半年,電腦查詢系統再對這些被執行人的財產情況進行網絡查詢,一旦查到有財產即刻恢復執行,但恢復執行能夠終結案件的只是極少一部分。

同時,讓失信者「一處失信,處處受限」的聯合信用懲戒機制正逐步建立。我省55個部門聯手推出68項信用懲戒措施,失信者不僅不能進行高消費,無法參与招投標、銀行貸款等商業經營活動,也不能報考公務員、擔任企業高管等。

今日关键词:两枚火箭相继飞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