点击关闭

經濟商品-中美贸易摩擦对全球经济增长的影响渠道有四个:-浙江温州新闻

  • 时间:

上海下放户籍审批

二是貿易和供應鏈渠道的溢出效應。一方面,中美經濟放緩導致對其他地區商品和服務進口需求下降,另一方面,其他地區深度參與中美企業供應鏈體系,中美經濟和貿易下滑將減少其他地區企業訂單。

圖:分析認為,中美經貿關係緊張通過推升貿易成本、破壞供應鏈、抑制商業投資和衝擊金融市場等途徑,對兩國經濟產生重要影響 法新社

重啟磋商仍有不確定性兩國元首會晤的最大成果是控制經貿摩擦進一步升級,重啟雙方經貿磋商。可以預期,在未來一段時期中美雙方團隊將重新開始接觸,互徵新關稅的可能性大幅下降,科技領域衝突不斷升級局勢或有所緩解。

經過一年多在貿易、科技和金融等領域的角力,雙方均意識到,儘管兩國存在一些重要分歧,但在經濟和商業利益上高度交融。實現互利合作,不僅有利於兩國實現雙贏,而且對其他國家存在正向溢出效應;激進推動所謂「脫鈎」不但將嚴重破壞兩國企業供應鏈和競爭力,對部分企業產生休克式衝擊,還將影響全球經濟穩定。中美經貿合作不僅關乎兩國經濟利益,也關係到全球其他地區經濟利益。

中美重啟經貿磋商也將提振中國金融市場信心。一方面,投資者對經貿摩擦進一步升級的擔憂將有所緩解,市場風險偏好將有所上升;另一方面,中國將進一步加快對外開放和結構性改革,以強化與美國經貿合作關係。國家主席習近平在G20峰會上宣布五項重大措施,包括進一步開放市場、主動擴大進口、持續改善營商環境、全面實施平等待遇和大力推動經貿談判,這將進一步提振市場對中國持續推進改革開放的信心。筆者預期,短期內A股和港股將有所反彈,人民幣兌美元或穩中略升,債券利率可能企穩或略有上升。

在G20大阪峰會期間,許多與會國家領導人對不斷加劇的貿易摩擦及其對全球經濟的破壞性影響表示出極大擔憂。大阪峰會宣言提出G20致力於實現自由、公平、非歧視性、透明、可預見、穩定的貿易和投資環境,支持對世界貿易組織進行必要改革,表達了各國希望結束貿易衝突、反對貿易保護主義和支持多邊主義的立場。

經貿關係緊張通過推升貿易成本、破壞供應鏈、抑制商業投資和衝擊金融市場等途徑,對兩國經濟產生重要影響。中國經濟自2018年2季度以來逐步放緩,美國經濟自今年一季度開始有所下行,基於收益率曲線估算2020年美國經濟陷入衰退的概率已上升至30%以上,筆者估計經貿摩擦將分別降低中國和美國2019年GDP增速超過1個和0.5個百分點。

四是金融市場渠道的溢出效應。中美在全球金融體系中佔據舉足輕重的作用,中美經貿摩擦對全球金融市場構成巨大壓力,金融壓力上升將影響企業融資環境,損害家庭部門財富,打擊企業家和消費者信心,進而抑制全球經濟增長。

中美經貿關係影響全球經濟美國和中國是全球最大的兩個經濟體,2018年兩國合計佔全球GDP的40%,佔全球商品貿易超過20%,佔全球FDI(外商直接投資)的30%,佔全球併購額的38%,佔全球股票市值的55%,中美經貿關係對全球經濟具有重要影響。受兩國經貿緊張局勢影響,2018年下半年以來全球經濟顯著放緩,中國、美國、歐元區、日本等國進出口大幅下滑,採購經理人指數(PMI)顯著下降,製造業產出和商業投資增速開始下行。

短期內,全球市場情緒將受到提振,投資者信心獲得增強,風險偏好或有所上升,加上全球央行相繼轉向鴿派,全球風險資產價格可能出現一輪反彈過程,股票、大宗商品和新興市場貨幣或有所回升,美元、日圓、黃金和利率債價格或略有回落,新興市場資本流出狀況可能略有緩解。

中美貿易摩擦對全球經濟增長的影響渠道有四個:

中美經貿關係緊張局勢,已經嚴重損害到兩國經濟和商業利益。自去年以來,雙方互徵關稅並不斷升級,美國進口中國商品的平均關稅已由2017年的3.1%上升至目前的18%以上,中國進口美國商品的平均關稅由7.5%上升至目前的13%以上。同時,雙方在科技領域的管制力度上升,部分重要原材料或零部件的供應受到限制,科技人員交流和跨境風險投資大幅降溫。

三是商業信心渠道的溢出效應。中美經貿摩擦將推升全球商業環境的不確定性,打擊全球商業信心,降低全球商業投資,進而影響全球經濟增長。

此外,兩國商業利益受到嚴重影響,雙方企業出口均大幅下滑,今年前5個月中國對美商品出口下降近10%,美國對華商品出口下降近30%,中國赴美旅遊和投資均顯著下降,中國科技股大幅震盪,美國許多科技公司發佈盈利預警。

在萬眾矚目的G20大阪峰會上,中美兩國元首再度會晤,就事關中美關係發展的根本性問題、當前中美經貿摩擦,以及共同關心的國際和地區問題深入交換意見,為下階段兩國關係發展定向把舵,同意推進以協調、合作、穩定為基調的中美關係。\中銀國際首席執行官 李 彤

經貿摩擦損兩國經濟利益此外,雙方也更加深刻地認識到,這些重要分歧是基於各自立場的合理關切,未來這些分歧仍將持續存在,並可能導致雙方發生衝突和對抗等風險,但雙方終歸需要通過對話管控分歧,尋找彼此都能接受的和解之道,否則將導致在更多領域出現矛盾升級,面臨更加棘手的困難。

一是作為全球經濟的最大兩個組成部分,中美經濟下行將直接拉低全球經濟增長。中美兩大經濟體GDP增速每下降1個百分點,將直接降低全球經濟增速0.4個百分點。

展望未來,中美經貿磋商進程及兩國經貿關係演進將在很大程度上決定全球經濟前景。如果中美在今年下半年能夠初步達成協議並改善當前貿易摩擦局面,那麼2020年全球經濟可能穩中回升。如果兩國難以達成協議,雙方貿易衝突進一步升級(即新加關稅擴大到中美之間所有商品),那麼將進一步降低全球GDP增速超過0.3個百分點,2020年全球經濟增長將有所放緩。

中美雙方磋商過程很難一蹴而就,雙方在一些重大原則性問題上的分歧仍然存在,協商難度較大,如何解決需要很大的政治智慧和勇氣。磋商過程的不確定性仍將抑制全球市場的風險偏好,而這種不確定性已導致全球經濟開始放緩,企業盈利基本面轉差的風險將對全球市場產生重要影響。

今日关键词:企图性侵智障女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