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磊和恩子健在喜马拉雅推出首档音频节目《鸮胖说:千字文》-收藏新闻
点击关闭

节目恩子-马磊和恩子健在喜马拉雅推出首档音频节目《鸮胖说:千字文》-收藏新闻

  • 时间:

意大利确诊超8万

為何只有周興嗣的《千字文》流傳至今?這一切都因為一個和尚。這個和尚是誰?跟《千字文》有什麼淵源?

現如今,《鴞胖說千字文》已更新了77期。馬磊說:「我在製作節目,傳承傳統文化的同時,也將這份民族認同感傳遞出去,希望能讓更多的中國人更加深入地認同自己的身份,認同傳統文化。只有認同,才願傳承。也只有認同,才有發展。」

(恩子建在中國秦漢史研究會第十五屆年會暨海昏歷史文化國際學術研討會上發言)

只有認同,才願傳承講到《千字文》開篇八字「天地玄黃,宇宙洪荒」。馬磊引用了王家衛電影《一代宗師》中的經典台詞,人要先見天地,見眾生,最後才能見自己。「自然者天地,主持者人。」雖未明確提到「人」,但「人」已隱在其中。知道了天地,認識了宇宙,人們才能更好地了解自己,理解人生。

於是,馬磊和恩子健從天地詞彙的演變、陰陽八卦、衣食住行講到中國人的精神世界,中國人的宇宙觀建立過程,乃至道德觀念的確立。

馬磊看到消息后,第一時間聯繫了喜馬拉雅的製作人,報名古籍喚醒計劃,成為一名古籍喚醒人。

在馬磊的建議下,恩子健將考古學融入節目。恩子健說:「早在4000年前,中國已經形成了完善的天文學的體系。幾千年前大型遺址中有觀象台的遺址用於天文觀測。」

講字,講成語,講詩歌,講傳統文化

2019年11月,馬磊和恩子健在喜馬拉雅推出首檔音頻節目《鴞胖說千字文》。

(馬磊的一節歷史公開課)每次被問到,他都會耐心地回答。歷史可以帶你重溫「思無邪」的美好,讓你一覽上古的風雲時代,結識汨羅江邊的屈原、紅臉忠義的關羽和對影成三人的李白、把酒問青天的蘇軾……馬磊說得興起,學生們只是似懂非懂地點點頭。

27歲的馬磊第一次讀《千字文》是小學三年級,讀這八字他猶如置身浩瀚的星空,此時的自己好似與先哲對話。

3月18日,喜馬拉雅發起古籍喚醒計劃,並聯合新浪微博一同招募古籍喚醒人,徵集解讀古籍的音頻作品。喜馬拉雅也將上線數百部古籍類專輯,建立全網首個的音頻古籍知識庫,打造傳統文化愛好者交流社區。

甲骨文中,歷史的史字與貓頭鷹很像,古人將貓頭鷹稱之為鴞(xiāo)或鴟鴞。

《千字文》通讀過的人很少,能讀懂的人就更少了。「從最簡單的古籍入手,在深度和廣度上做文章,以千字文為網絡,去講字,講成語,講詩歌,講傳統文化。」這正是馬磊和恩子健做《鴞胖說千字文》的初衷。

「天地玄黃,宇宙洪荒」是《千字文》的開篇,學者胡適曾說:五歲時就念過,可當了十年大學教授,仍不解其中真意。

「日月盈昃、辰宿列張」,是馬磊做節目以來的第一個挑戰。馬磊對天文學知識基本上是一竅不通,恩子健推薦他閱讀北京師範大學歷史學院教授武家璧的相關專著。馬磊用三天時間啃完這本專著,依然難以理解其中要義。

馬磊跟恩子健因歷史結緣,兩人性格一動一靜,「君子和而不同」這句話在他們身上體現得淋漓盡致。兩人在節目錄製分工上很明確,一個負責深入,一個負責淺出。

一位聽眾如此評價:「聽他們的節目,就像在聽相聲,一點也不會冷場。」

音頻需要聽眾靜下心來,透過外在形式回歸到本質,講歷史用聽的再合適不過了。用這個時代的聲音去講述塵封于古籍中的故事,剖析其中的義理,是馬磊和恩子健打開古籍的一把鑰匙,也是為傳承文化所做的「時變」。

(馬磊正在錄製音頻節目)馬磊師從青年相聲演員葉蓬,也曾在一些相聲比賽中獲獎。深知如何將深刻的內容講得淺顯易懂,也知道如何通過趣味的表達,讓傳統文化走進聽眾的生活。

恩子健是馬磊心中最合適的人選,馬磊說:「子健學了七年歷史,對古籍可以說是倒背如流,每提到一點都能旁徵博引。我們希望這檔節目去講一些真正的歷史,是經得起驗證的。」

《鴞胖說千字文》深度剖析千字文的知識內核,雜糅歷史學、哲學、考古文博,從文字入手,探尋詞源。考鏡源流,辯章學術,馬磊希望能讓聽眾透過音頻,見識到「不一樣「的「大部頭」千字文。

提出問題,解答問題,又拋出下一個問題,配合馬磊說相聲一般的解說,一期8分鐘的節目,聽眾聽得意猶未盡。

恩子健是鴞胖文史的總智囊,負責知識的輸出和內容的把關。每天早上9點,恩子健會準時把新一期節目的大綱發給馬磊,包含史料出處,從哪些方面入手講這一期節目。

馬磊負責課程文本的撰寫和錄製音頻,根據大綱準備《鴞胖說千字文》的文字稿,查各類古籍和文獻,通常要花上6到10個小時。

講歷史用聽的馬磊畢業於首都師範大學歷史系,畢業后他在中國地質大學附屬中學教授初高中歷史。「學歷史有什麼意義」,馬磊被學生問過很多次。

「熬夜跟千字文有啥關係?」一下子抓住了聽眾的神經,「《千字文》是梁武帝讓周興嗣一夜編纂而成,費心又費力,聽說一夜之間周便白了頭。」

近二十年過去了,2019年11月,馬磊決心重新研讀《千字文》。他與好友考古學碩士恩子健在喜馬拉雅創辦一檔音頻節目《鴞胖說千字文》。一期節目時長8分鐘,他們要準備十小時,查閱數十本古籍。

如今,《鴞胖說千字文》收聽量已超過40萬,馬磊和搭檔恩子健也加入了喜馬拉雅的古籍喚醒計劃。馬磊說:「傳統文化看似沒用處,但它界定了我們的社會身份。千年後我們是中國人的身份不會變,它決定了我們從何處來。」

從那時起,馬磊便萌生了製作一檔傳統文化節目的念頭。馬磊一直在尋找一位搭檔。直到2019年10月,馬磊找到好友恩子健,恩子健考古學碩士,曾兩次赴南昌海昏侯考古工作站,多次參与國家重大社會基金項目和國家社會科學基金冷門「絕學」專項「基於考古材料的《顓頊歷》複原研究」。

《千字文》傳承千年至今,歷來是兒童開蒙啟迪的必讀書目。四字一句,幾乎句句用典,囊括天文曆法、地理方圓、人文歷史、物產資源,甚至於古人的精神世界。雖是「啟蒙」,但絕不「低幼」。

今日关键词:沙特空中爆炸巨响